名师风采

拉面王


“拉面王”顾名思义,当然姓王。但不只是姓王就能被尊称为“拉面王”的,“拉王”的手艺也备受人们称赞。

“拉面王”身材高大,但有些许臃肿,却给人以壮实的感觉,微胖的脸上常挂着和蔼的微笑。只要不刮风下雨,定会准时摆摊,大声吆喝起来。他的店面像他人一样淳朴。“拉面王”的小摊前总会站着十来个人。他们不时看看表,跺跺脚,好像十分赶时间似的。但就是再赶,也会心甘情愿地着队,伸长脖子,盼望着属于自己的一碗拉面。

“拉面王”很牛,和面时加多少水,揉面时要用多大劲……他都知道。据他说,他之前和一位老师傅学艺时,光是不能开风扇就够他受的了。有次他在揉面时,总感觉眼皮子重重的,照镜一看,自己浑身上下全是面粉,活脱脱的一个面人,睫毛上也全是面粉,像那吉林的雾凇一样。他赶忙去洗了把脸。好嘛,就耽搁了这一小会儿,面没揉“活”,被老师傅狠狠地批评了一顿,这才恍然大悟,自己洗的这把脸坏了大事。

“拉面王”认为,做拉面,最重要的不光是手艺,还有用心。据他的说法,没用心做的拉面就像做题做呆了的傻小子。单是面熟了,却没有多大趣味。

“拉面王”时搞限购的,每天限卖三十碗。钱谁都想赚,但愿意给自己放个假休息休息的人又有多少呢?下午,“拉面王”总会在澡堂里披着浴袍,品着好茶,悠闲地躺着。按他的说法,喝茶.洗澡乃人生两大享受。有一次,我问他,说:“王叔,你看你这生意也做大了,为什么不租个大点的门面,雇几个人来打工呢?也好让你自己轻松些啊”王叔抿了一口茶,笑着说:“我这人啊,天生的劳碌命,一天不做拉面浑身不自在,几天不做,保管憋出病来,再说了,别人做的拉面,哪能有自己做的拉面来得放心?你说是不是?”

有一天,王叔病倒了,大约要有三两天才能下床。我便心生一计,学着王叔的样子吆喝起来。王叔一听,立马起身下床,说:“听了你这声吆喝,比吃啥药都补。这不,病都好了一半。你来尝尝我的手艺……”

说罢,便转身去厨房,系上围裙,又开始忙碌了起来……

合肥市第68中学七(5)班 于顺杰??指导老师:何敏芳